抖音网红 首页 网红人物 贺娇龙 查看内容

贺娇龙:全媒体时代的“弄潮儿”

2021-3-4 08:1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5| 评论: 0|来自: 百家号

摘要: “当百姓的官,把自己也当成老百姓。”意外走红的贺娇龙并没有得意忘形,反而更加如履薄冰,且“播”且珍惜。 “不要错把平台当能力。”是张贴在贺娇龙家里镜子上面的一句话,这是州主要领导对她的开展公益助农直播 ...

新疆伊犁州昭苏县“策马女副县长”贺娇龙爆红全网,她该属当下当之无愧的全媒体时代的“弄潮儿”。

边疆儿女,马背干部

贺娇龙走红,缘自一次意外雪地策马宣传家乡旅游和公益助农带货。开始大家以为是她为了作秀而骑马,其实“骑马”对她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昭苏是天马之乡,家家户户牧民都会养马,她出生在昭苏,小时候她们家里也养马,父亲还带她骑马。除了几年学历经历外,她没有离开过昭苏。先后任昭苏县胡松图哈尔逊乡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昭苏镇党委书记和昭苏县景区管委会主任等,十几年如一日扎根祖国边疆基层。

骑马是牧区基层干部必须掌握的技能,她们用马和自己的脚步打通和群众的“最后一公里”,让党的光亮和温暖辐射到边疆深山里的“最后一公里”。其中,一个叫天山乡,是昭苏最偏远的一个山区乡,她们翻山越岭地骑马进出单趟就需要四个小时左右。贺娇龙是边疆千千万万“马背干部”中的一个,她的骑术可想而知。但她有个口头禅:“我是二流的骑术,但是我推荐我们一流的天马。”

心无旁骛,“二”着向前

贺娇龙说过较多的一个词是:心无旁骛。这也许是她能走上副县长岗位的重要原因之一吧。她时刻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诠释着对党的赤诚与担当。她有个外号叫“二姐”,开始大家以为她是在她的姊妹中排行老二,后来才慢慢了解到,“二姐”的称谓是缘自工作中。

她在任昭苏县景区管委会主任期间,组织昭苏天马国际旅游节时,她把县内各个行业内有才气、有个性、有思想,但平时大家都认为不好管、不敢用,在大家眼中是所谓的“二百五”、“二货”们,吸纳到组委会名单中,参与组织国际旅游节。在这样重大、关键的时间节点上的行为,令大家十分不解、为她捏把汗,认为她脑子是不是进水了,直呼她太“二”了,由此对她“二姐”的称呼,也不胫而走。此外,她对待工作,特别是在乡镇工作的那几年,无处不用“二”的精神,带领同事把各项工作干到极致。

她说,只要组织让她往前冲,她就是拚着命也要一“二”到底。她在直播间也风趣地让大家称呼她:“二姐”、“二妹”或“二流县长”等等。

夜市受辱,卧薪尝胆

一路走来,贺娇龙刻骨铭心、不堪回首。接到上级要求直播助农带货的文件通知后,她信心满满。但“网络小白”的她,经过一段时间运作,粉丝也只有几百人。她听人说,发短视频、直播能涨粉,可她制作短视频的技术不行,她就尝试直播。每次直播间里只有5、6个人,多的时候也就是十几个、几十个。

后来,她又听人说到夜市里去直播可以涨粉,她真的去了。就是去直播的第一个晚上,她被羞辱得无地自容:“你几个粉呀,你还县长带货,你别在这儿丢人了!”那时她想装作没听见,过去算了,可那个人骂的声音很大,在场的人都几乎听到了,她没法掩饰和回避。

那一夜,她彻夜未眠,一连难受了好几天。其实,在那时,按州里统一工作安排部署,她完全可以结束这一阶段性工作,放下不再直播。但是,夜市里的那句话,一直在她耳畔嗡嗡作响。就为了那句话,她不甘罢休。

她想,和她同步开始的陈县长、唐县长、金县长等等,都能成功,粉丝有几万、几十万,我为什么不能成功?接下来的日子,她宵衣旰食、卧薪尝胆,一边拚命工作,一边虚心向同行学习,只要一有空她就开播。

有心人,天不负。慢慢的直播间到了一百人、两百人,她开心不已。2020年6月初的一天早上七点多的一场直播连线中,她的直播间一下子进来了500多人,虽然只是短暂的瞬间,她在恐慌不安的同时,惊喜万分。至今,她还保留着那个截屏。

后来粉丝也很快破万,慢慢地直播间由100多人稳在500人左右,后又上升到1000到3000人左右。

11月份的一个在雪地里身披红斗篷策马奔腾的短视频,成了她的一个重大转折点,粉丝一下子由50多万,突破了100多万,她也从此爆红全国。

后来,她也曾多次想放弃,但是粉丝们不离不弃的陪伴、支持和认可,她坚持走到了今天。

为乡亲“走红”,为昭苏“探路”

贺娇龙说:“我更在意自己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副县长,是不是干好了本职工作,并不想被贴上所谓的‘网红’的标签。”起初,她对大家叫她“网红”,并不接受和认同,对她爆红的相关报道也比较反感。一次,她到她曾经工作过的乡镇,乡亲们见了她都热情地叫她“网红”,并且说帮助他们卖了很多农特产品,对他们的帮助很大。那一刻,她才发现,乡亲眼中的“网红”应该是什么样子,乡亲们对这样“网红”是多么的期待和渴望。

由此她开始认真反思自己,在“网红”的背后,要搞清楚:“我是谁?”“为了谁?”“我在干啥?”只有想清楚了这几个问题,其他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于是她开始对“网红”这个标签慢慢地开始接受,对于她的“红”,也有了一个清晰的定位。

昭苏县是位于祖国的西北边陲的一个小县城,她最大的优点是:那里是好山好水好风光,随便拍一张照片就可以当手机屏保;那里是马背上的小城,有两千多年的养马历史,老百姓对马的热爱深入骨髓,对待马儿就像对待自己的另外一个孩子;那里是彩虹之都,年均出现彩虹频率是137次;那里有百万亩油菜花海,从路边开到田边,从田边开到山边,从山边开到天边,从天边开到你的心尖。但她最大的不足和缺点是边远,深在闺中无人知。

其实,贺娇龙的意外走红,也应该是昭苏县的意外走红。从那时起,人们才开始顺着贺娇龙的足迹把目光转移到了认识昭苏、了解昭苏,才开心驰神往那方“现实中的诗和远方”、一生值得“打卡”的旅游胜地,才开始对边疆人民的无私大爱深入了解,发出由衷的赞叹和敬意。

贺娇龙也有过到外地工作的机会,但她都选择了放弃,留守在了家乡,她说:“我的家乡是一个你还没有走,就已经开始留恋的地方。”意外走红这也让贺娇龙多年来对家乡、对乡亲们深入骨髓的热爱和眷恋,突然间有了更大爆发点和发力点,也让昭苏正苦苦探索打造世界级旅游目的之路,更大大地向前跨越了一大步。

为乡亲“走红”,为昭苏“探路”,是贺娇龙走红的真正意义所在,也是昭苏县委和政府强力支持的收获与回报。

如履薄冰,且“播”且珍惜

“当百姓的官,把自己也当成老百姓。”意外走红的贺娇龙并没有得意忘形,反而更加如履薄冰,且“播”且珍惜。

“不要错把平台当能力。”是张贴在贺娇龙家里镜子上面的一句话,这是州主要领导对她的开展公益助农直播带货工作的重要谈话内容之一。

贺娇龙的直播活动和行为是经过组织严格审核后批准的,她说:“离开了党委、政府的支持和坚强后盾,我啥也不是。”

她每次直播都佩戴党徽,她说:“我是公职人员,代表的是党委和政府,我做的是公益助农直播。我的一言一行,接受大家监督。”

她说:“我既然开了直播,就是一个透明的人,希望并接受大家拿着放大镜来找我的缺点和不足。”

她不在平台赚取一分钱,她直播和平台上的每一分收益,在多个部门的直接监督和参与下,进入县慈善总会的账户,全部用于县里的慈善公益事业。

她带销售的每一款农产品代表的都是从田间地头到餐桌的一个产业链,带货的这些企业基本上都是县内的龙头企业、扶贫产品。

她的每一场直播,都是利用正常工作之余的进行的,内容话题都是经过广泛征求粉丝们的意见和建议,都经过了精心地“备课”准备。

可以说,直播公益助农开展以来,让贺娇龙更多了一份工作的重担、肩上的责任和艰辛的付出。她自直播以来,没有办法按时吃饭,也很少和家人们在一起聚餐了,她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一次在和央视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朱迅直播连线时透露,自直播以来她消瘦了10斤,她却乐观地说:“这个也没事儿,我们基层干部愿意用辛苦指数,换来群众的幸福指数。”

天山“宝马”,引领潮流

“十三五”期间,我国数字化经济规模从最初的11万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35.8万亿元,占GDP比重为36.2%,成为国民经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专家认为,尽管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与真正建成的网络强国还有一段距离,还需要坚定不移地走网络强国战略和数字中国建设之路。作为一个县域,何尝不是如此。

在互联网发展的“下半场”,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建设全媒体是面临的一项紧迫课题。全媒体应时代该是一个移动优先时代,让主流媒体借助移动传播,牢牢占据传播制高点;全媒体时代也是一个内容为王的时代,“内容为王”才是全媒体的核心力量,以优质内容为核心,向广大受众提供深度、权威、专业、多元的内容,是全媒体发展的关键。

然而,在“内容为王”的需求里,党员干部“触网”,融入“王”的元素的问题,一直是社会和舆论关注的焦点和热点问题,特别是党员干部当“网红”参与网上直播代言、直播销售等问题,更为敏感和突出。

作为千千万万个党员干部中的一员,贺娇龙也一直在矛盾的纠结中艰难地抉择和行进着,对于不可预知的未来,她也感到迷茫和无奈。

但是,为了她心中那份对祖国边疆和对边疆乡亲们的执着、炽热的爱,对社会和组织的殷殷期待和嘱托,她没有气馁和退缩,她选择了在纯粹干净,忘我无我,心无旁骛,专心致志,毫无杂念的状态下,像天山脚下的一匹“汗血宝马”,一往无前,驰骋奔腾。

贺娇龙说:“你若盛开,清风自来。流量虽有诱惑,但不能只追求一夜爆火,甚至于为此投机取巧,踏实干事才是流量的真正的落脚点。大家都应该在本职岗位上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做事。”

新时代,期待新发展,更呼唤更多像贺娇龙这样的“弄潮儿”,引领时代潮流。

Copyright   ©2015-2021  抖音网红  Powered by©Discuz!  技术支持:抖音网红